玛道装饰
玛道装饰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企业新闻

胆识与品味——亚洲收藏新动态

来源:玛道装饰/Selina Ting  2017-11-09 11:30:04

玛道装饰05

Cecily Brown, Can Can,1998. Oil on Canvas. 192.7 x 248.9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这画太美了! 恭喜Cecily。 这幅画会留在香港的一户显赫人家。 太令人激动了。」

「哇,上次看到这幅画已经是好久以前了。 谢谢! 我还记得当时画它时候的情景。 」

这是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总裁暨国际主管布莱特·格文(Brett Gorvy)和艺术家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生于1969年)在社交平台上的部分对话,印证了布朗的代表作《康康舞》在「倾彩」(The Loaded Brush,2016.11.24-28,香港)西方大师展上通过私人洽购出售给了一位香港的亚洲藏家。据信,这幅1998年的油画作品成交价极为可观。

TEXT : Selina Ting

PHOTOS :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这笔交易之所以引人瞩目,不仅因为成交价格,更因其向市场透露了亚洲藏家快速变化中的购买习惯。

我们不无惊诧地得知,过去几年亚洲藏家已在各大拍场为当现代西方艺术掷下天文数位的资金。亚洲藏家在国际艺术市场闪亮登场,通过高调购买为自己赢得进阶收藏大亨的入场券:中国藏家刘益谦去年豪掷1.704亿美元购得莫迪利亚尼的《斜卧的裸女》(1917-1918);日本藏家前泽友作以破纪录的572万美元将让·米切尔·巴斯奎特的《无题》(1982)收入囊中;香港藏家刘銮雄10年前曾以174万美元的价格拍下安迪·沃霍尔作品《毛泽东》,打破当年沃霍尔作品拍卖纪录——这幅画也出现在此次「倾彩 」展上。

玛道装饰03

Auctioneer Jussi Pylkkanen bangs the final hammer as he sells Amedeo Modigliani’s ‘Nu couche’ during the ‘Artist’s Muse: A Curated Evening Sale’ at Christie’s Auction House.

EPA/PETER FOLEY

购买大家名作已经证明是扬名立万行之有效的手段,其结果导致大量亚洲私人藏家最终收获了一批并不尽如人意且缺乏个性与品位的藏品。

不过,这种进退维谷的局面或许已经打破,塞西莉·布朗的作品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布朗出生于伦敦,定居在纽约,《康康舞》是其1998年的创作,当年曾出现在她的个展《上流社会》(纽约 Deith Projects 画廊)上。展览结束后,作品被一名藏家购买,此番出现在佳士得亚洲私人洽购展上,与毕卡索、安迪·沃霍尔、德·库甯、格哈德·里希特、理查·普林斯等名家名作同台展示。「康康舞」是一种音乐厅舞蹈,这幅画作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布朗强烈的表现主义风格,让她在90年代末跻身当代绘画大师行列。康康舞表演者、片段化的身体部位、若隐若现的乐器、撕裂的演出舞衣和饰物混乱地交织层叠在一起,赋予画面紧凑的张力,笔触清晰可循,浸润在明丽的黄、粉、绿灯颜色中。原本华丽的舞蹈表演成为某种狂热的性感场面,舞者和观者(表演的观众和绘画的观众)无不沉溺于一场充满肉欲色彩的狂欢之中。兼具巴罗克的华丽与怪诞的情色意味,不论从主题还是绘画风格上,《康康舞》都堪称布朗早期创作的典范之作。模糊了抽象与具象的界限,布朗的艺术实践为她在绘画史上占据一席之地。虽然她对于女性无比性感的描绘常被人与德·库甯、法兰西斯·培根等人作比较,但布朗却在自己的画面中注入了一丝幽默的变化感,颠覆绘画史中男性对女性形象的物化,赋予作品女权主义色彩——将性感、暴力和浮华转化为对人性的深入探究和审视。

玛道装饰04

(Left) (Right) Willem de Kooning ‘The Visit’, 1966–7 © Willem de Kooning Revocable Trust/ARS, NY and DACS, London 2016

对于大多数西方藏家来说,塞西莉·布朗的作品是理所当然的选择;但对于亚洲藏家,并非如此。首先,布朗在艺术界的迅速崛起其影响力辐射范围主要是在英美地区,在亚洲的知名度不及YBA演出者。其次,因为大环境的不同,不论是其绘画语言还是对女权主义的讨论,这些她作品重要的历史意义并不为亚洲藏家所看重。第三,布朗的风格和绘画主题与亚洲文化几无任何可比性,在美学性上和情感上都很难引起亚洲藏家的共鸣。第四,亚洲的转售市场存在不确定性。最后,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点,如果你的藏品「梦之队」中已经拥有克里斯多福·伍尔、达米恩·赫斯特、杰夫·昆斯、艾德里安·格尼,塞西莉·布朗的名字并不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亚洲藏家斥巨资购入这件作品,对于整个艺术市场无疑是鼓舞人心的。这体现了超越人们原本想象的一种新的、更具全球视野的艺术观;也让人看到新一代亚洲藏家的涌现速度早于大家原先的预期;他们对于自己的艺术品味和选择也更具自信。无疑,他们也有望成为全球艺术市场发展中的推动者。

布朗的这幅绘画买家究竟是谁,目前尚不得而知;但这并不是亚洲藏家购买的第一件「非典型亚洲友好」型作品。此前也有一些亚洲藏品让人刮目相看、印象深刻,其中包括:今年早些时候在K11艺术基金会展出的法国知识分子型演出者莉莉·雷诺的-杜瓦(Lili Reynaud-Dewar)的多媒体装置《我的传染病》(My Epidemic)、雅加达藏家Wiyu Wahono收藏的艺术团体「颗粒合成」(Granular Synthesis)的早期录像作品、藏于孟加拉藏家纳迪亚·萨姆达尼和拉伊布·萨姆达尼(Nadia & Rajeeb Samdani)家中的西尔·弗洛耶(Ceal Floyer)的声音作品「直到我做对了」(Til I Get It Right)、乔志斌收藏的汤玛斯·豪斯雅戈(Thomas Houseago)的大型石膏与胶合板白色人像雕塑、还有散藏于亚洲各地的数件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的作品。如今,随着塞西莉·布朗作品的成交,这一新态势更是得到进一步彰显;而拍卖行是最先观察到这些新需求并做出反应的。

玛道装饰02

Lili Reynaud-Dewar, My Epidemics, 2015. Installation view at chiK11 art museum, Shanghai.

私人洽购正成为各大拍卖行必争之地,佳士得和苏富比近年来都在寻找新的策略,举办策划精良、体系学术背景的私洽展示活动。以「倾彩」为例,这是佳士得在亚洲地区策划的首场私人洽购展示活动。展览包括三部分:印象派、当现代艺术和来自私人亚洲藏家的借展作品。借展作品为其他亚洲藏家起到了很好的导向性作用,共同打造出一种语境、一种联系,潜移默化地向求「艺」若渴的参观者传递出新的观念和可能性。布莱特·格文以塞西莉·布朗的作品作为一次试水,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玛道装饰01

Brett Gorvy, Christie's, standing in the exhibition halls of his private sale show "The Loaded Brush". Source from Christie's.

拥抱新的艺术形式并非易事,毕竟,名家的名字更容易让买家确信自己购入的乃人类创造之典范之作,自己的投资是安全且睿智的。 而随着自信心和品味的提升,亚洲藏家如今开始步子迈得更大,让自己的收藏更具个人印记。因此,大型国际画廊应意识到,亚洲藏家正变得越来越挑剔,他们希望购买的是一流的艺术作品,不论是出自大师、还是新兴演出者之手。下一次,当你准备带着先后在欧美展出过、但仍待售之中的大牌演出者作品来香港展出时,不妨三思!

侧栏导航 

线

玛道装饰
在线客服
服务热线

17790309888

023-67861555

玛道装饰